網站首頁 信息公開 工作動態 審查調查 監督曝光 派駐監督 巡視巡察 通知公示 圖片新聞
【廉潔微小說】 鄭鄉長的后院
來源: 發布時間:2020-11-30
一鍵分享:

鄭鄉長的愛人最近在鬧別扭,這事兒領導班子幾個人都知道。

鄭鄉長主管新農村建設。上個月,縣里批了一個新村項目下來,要按市重點標準來建。

新農村建設,雖然是政府給百姓的改革紅利。但是在實施時,還是有非常多的困難,像暗礁一樣潛隱著。

比如豬欄、茅廁拆除,道路改直,娛樂場所占地……一系列問題,都需要抽絲剝繭,一項項去落實。

好不容易把前期工作全部搞定了,開始施工隊招標時,鄭鄉長的愛人橫插了一桿。

她每天嘮叨著,給鄭鄉長吹枕邊風,讓她弟弟劉小龍來承包這個工程。

對于這個小舅子,鄭鄉長是心知肚明的,三個字:不靠譜。

劉小龍高中沒畢業,就打架被開除了;后來開店、炒股、倒賣火車票,而且酗酒、群毆,被拘留……幾年折騰下來,把老爺子的家底敗得七零八落。

“不行!小龍根本就不是承包工程的料!”鄭鄉長斬釘截鐵地回答愛人,“他沒經驗,沒資質,也沒隊伍,咋施工啊?”

“我不管,小龍怎么著,也是我親弟弟。”愛人撅嘴,白了他一眼,“你別忘了,我爸爸當初是怎樣幫你的!”

鄭鄉長說:“越是你弟弟,越要注意影響!”

愛人急了,私下里三天兩頭找丈夫鬧。看似平靜的家里,暗流洶涌。

后來,就砸下兩個字:“離婚!”索性收拾行李,回娘家去了。

鄭鄉長是本地人,離鄉政府不遠。他騎著電動車回到家時,門閉鎖著,冷冷清清的。

這時,手機“叮鈴鈴”響了,是陳書記:“小鄭啊,聽說你跟愛人起矛盾了?據說還要鬧離婚?啥情況嘛?”

鄭鄉長沉吟一下,支吾著說:“沒,沒什么的。”

“沒什么就好,明年就要換屆了,你年輕有為,可是咱們鄉里的重點培養對象啊!后院不能起火。”陳書記語重心長地告誡著。

“好的,好的,我一定會辦妥的,您放心!”掛了電話以后,鄭鄉長房前屋后轉悠一圈,后院雜草叢生,都齊腰深了。

鄭鄉長啞然失笑,獨自嘀咕著:后院沒有起火,倒是一片荒蕪了。

施工方案和效果圖出來以后,就快馬加鞭要招標了。報名的施工隊有好幾個,良莠不齊。

周末,鄭鄉長坐車特意去了岳母家一趟。

岳父岳母可熱情了,買酒殺雞割肉,弄了一大桌子菜。都說鄭鄉長工作太忙,累得又黑又瘦。

愛人還是一副愛搭不理的模樣,但是眼眸里滿溢著一種疼惜。

席間,岳父跟鄭鄉長碰了幾杯,拍著他肩膀說:“工作、家庭,都是男人的責任,該怎么樣就怎么樣,老爸支持你!”

鄭鄉長凝重地點頭,他看著白發蒼蒼的老人,心頭一酸,差點掉下淚來。

十幾年前,鄭鄉長剛剛農校畢業,是一個窮草根。岳父任縣農業局長,對他非常賞識,鼓勵他考公務員。

“爸,不是我不信任小龍,這個新農村項目是市重點,上級領導非常重視。”鄭鄉長說,“這幾天就要收集投標資料了,讓小龍也參與一份,至于是否中標,不是我一言堂的。”

“好的,我讓弟弟趕快去弄。”愛人臉色馬上陰轉晴,扮了一個鬼臉,“但是你這個當姐夫的,也要暗地里使勁。”。

“胡扯!”岳父瞪了女兒一眼。

把愛人接回家以后,鄭鄉長找陳書記聊了很久。

招投標的前一天,鄭鄉長被安排去了廣東中山,考察燈具市場,招商引資。

愛人如熱鍋上的螞蟻,打了無數次電話給他,一直無法接通。暗自罵道:見鬼了,這個節骨眼上,一個管新農村建設的鄉長,去搞什么招商引資。

鄭鄉長小舅子投遞的標書,最終被刷下來了,沒通過。

在千里迢迢的廣東,鄭鄉長接到岳父的電話:“小鄭啊,你做得對!男人辦事,就要有原則。俗話說,庭除不掃,何以掃天下!”

鄭鄉長想到家里,被他把雜草割刈得干干凈凈的后院,抿嘴笑了。(市委臺辦 張運生)

澳客网竞彩足球比分